战曲官网

键盘流著 名为分离的眼泪
滑鼠 劝我把现在遗忘
我点下 关闭
把对话框 变成桌面
闭上眼

标题:La New折价券500元 (2010-02-28止)


我打麦田走过

西风俆俆

我在林间走动

诗人的眼中

看到的 遇不见的

境界高的令我难以形容

为什麽?

语言被写的微妙为俏

为什麽?< 当一个人静静的
嬉闹气氛    容不下我
感觉到孤独
感觉到无助
就像缩在一旁   阴暗角落
把自己关起来
也没有往前一步

然后
跟艾提娜讲完话后,随后我出了城,一个人走到了水晶洞附近,我稍微走远了点,发现到真的有以前人生活过的遗址,虽然大都已经残滥不堪,我在那四处环绕,看者那些损坏的物件,让我回想到我以前村庄被攻击时的画面,想必这村子的人们那时应该也是整天活在恐惧与绝望当中吧···我四处张望后,决定再去一次水晶洞,进去后裡头依旧亮的刺眼,我看者舒娜的雕像,是什麽能让我看到那画面的?我把头往上抬,看者那闪闪发亮的水晶壁顶,感觉好像是看到希望的感觉,外头的阳光折射下来真的十分的美丽,甚至有重生的感觉

随后我出了洞,这次似乎没有上次的情形再次发生,我往回到圣城的练习场,看到队长在那站者问道「我还以为你跑了呢」我走了过去回之「不,刚刚去了那水晶洞再看一次」「水晶洞?你说有雕像的那个?」我点点头,队长接者问道「你对舒娜这麽有兴趣?」「也谈不上兴趣,只是对于百年前的历史十分的好奇」

「队长!队长!!」一名士兵十分慌张的跑了过来,我跟队长一起转头,队长问道「甚麽事情慌慌张张的?」见士兵喘气的回「哈··哈··那个任务组的找您··好像··有重要任务」「重要任务?」见队长沉思了一下转头对我说道「你先自己练习剑技吧」随后队长跟那名士兵走去

我一个人继续练剑,过了没多久卡杰罗走了过来说道「哦,想不到你进步挺多的嘛」我对卡杰罗打个招呼,回道「呵,因为您教的好~」「不用拍马屁了,怎没看到队长?」「刚刚有人跑来说任务组的人找他」卡杰罗疑惑了下「任务组?怪了,难道怪物又有甚麽动作···」

我疑问者「有动作?甚麽意思」「可能有探子查到怪物集体要侵蚀哪裡吧」「可是怪物不是都没甚麽智慧吗?」卡杰罗想了下回道「你忘了之前那些带领牠们攻击圣城的人吗?」我大悟了下「你是说那魔剑士?」「我想可能是吧」我连想到我看到的影像,不知道那跟拿王者之剑打起来的是不是魔剑士

过了许久我依旧继续练者剑,随之队长回来,卡杰罗看到队长走了过去问道「队长,任务组找您有甚麽事吗?」队长回之「没甚麽重要的事情,只是要我去安娜附近帮忙罢了」卡杰罗疑问回道「安娜?安那怎麽了吗?」队长表情凝重回之「不知道是魔族的谁聚集了许多怪物朝那方向前进,而安娜虽说是雪犬族,但是战力上面应该挡不住那大军」

卡杰罗想了下说之「我能跟队长您一起去吗?」队长看了下卡杰罗「不,你留在这裡训练其他兵」「我也要去!!!」队长转头看了下我说道「你开甚麽玩笑?」我表情很认真的回覆「我才没有开玩笑!!艾尔也在安娜城裡,看他的国家都要有危险了我岂能在这待者!」

队长声音有点大声的回道「你连我的剑都打不掉了,去那能干嘛?」「我能带王者之剑去!!」「哼!!到现在你还是想依靠那把剑!没错,你拿了那把剑确实有强大的力量,但是你以为你的身体能承受几次那把剑给予的力量?」我顿时没讲话,卡杰罗回道「那队长你要找谁去呢?」队长想了下回之「我可能会召集一些其他的职业的中、上级人员,毕竟对方还挺多的」

「但是在这时期,也不能把所有兵力都带走吧?毕竟安娜离这裡也有段距离」队长回道「所以我们也只会出个三四百人过去帮忙而已,其中大都是上、中阶的人,应该不会太难应战」卡杰罗跟队长在讨论之时我从中插话说道「如果我把你的剑打掉,你就能带我去了吧!!」

队长一时没说话斜瞪者我随冷说道「可以···但是我不留情,而且双方用真剑,你死了可别恨我!」我瞬间完全震惊到,队长所散发出的杀气让我全身冷汗颤抖,这就是时常在生死边缘徘徊大将的气息吗···!?但是艾尔可能会遭遇到危险,当这样想的时候,我鼓起勇气坚定的回应队长「正合我意!」

队长走到一旁拿了一把剑丢过来,这次不是重的要死的剑而是普通的兵器,卡杰罗在旁看了不知道该说些甚麽,想要劝阻队长,但是被队长叫开,队长也拔了一把普通的剑,说道「让我看看你的决心跟你的魄力!妖精王!!」我也拔了剑说道「看招吧!!!」当我说完后运用爱希尔教我聚气的方法,见我全身开始有了剑气冒出,队长似乎不想等我聚气完成,直直劈剑下来。、狮子座、射手座
你无法容忍对方的缺点和错误,而且你口不留情与高傲的自尊心会使对方造成阴影,最后他受不了隻好离你而去。 真气人..跟船老大 (ㄚ城) 约好下午6点 在港口见...

苦恼.. 等到7点..还不见踪影 (手机关机)

这时候 只能在 港口附近..看看海浪  走走....

还好7点多接到 船老大电话..说: 睡著了...(真干)

快.快.快...东西赶快 搬上船..就是失眠症(INSOMNIA)。相反情况是,


< 已将内容删除,打扰之处境起见谅>

















































终于放假啦  新增[img][/img]个照片@@  高(得意政绩?), 一盒煤炭
带走多少美满家庭与欢乐
带走当事者无耐与悲伤
九族六亲的冷言冷语
看尽世人无情与残酷?」我拍拍了胸回之「当然啦~!勇健的呢」艾提娜看我这举动露出一丝微笑,我也跟者她微笑了下

艾提娜接者说之「您昨天看到了些什麽呢?」我抓抓头想了下「也没有啦···对了」艾提娜疑问者回应「怎了吗?」「你们妖精族有甚麽传说或者是以前的记载之类的吗?」艾提娜脸沉思了下发出极小的长嗯声

随之回道「好像没有呢···」我有些惊讶「没有?那那把王者之剑的历史呢?」艾提娜回道「其实那把剑,要问凯亚可能会清楚点,我也不是很清楚那把剑的历史」我回之「这样啊···那还真不凑巧」、「对阿,他又一个人独自先寻找亚瑟王的下落」当我听到艾提娜讲出这人名我有些抱歉的回道「艾提娜你会不会认为我不守信用?」艾提娜摆出疑惑的脸「不守信用?为什麽呢?」我往里头的床上坐在床边,艾提娜也走了近来并且把门关上,我说之「我答应女皇要带你寻找亚瑟王的,可是如今我却得待在这地方磨练自己」

艾提娜走到我旁边也跟者坐了下来回之「没关係的,那时妈妈说过您的命令是绝对要服从的,况且您也是妖精国的新王,我并不能否定您的想法,况且凯亚不也去寻找了吗?」我听者艾提娜的话,让我感觉有些惭愧,艾提娜接者问「咦?怎都没看到卡森?」「他现在给他新的队长训练,最近我也很少看到他了说,艾提娜回道「他的队长这麽严格啊?」「可能吧,因为我也并没有跟他们队长有很深的接触」我们聊者聊者,我稍微看了下时间已经六点多了

我站了起来跟艾提娜说道「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该去训练场了」艾提娜也站了起来回道「嗯!路上小心」我出了旅馆,提者剑,我已经完全适应了它的重度,看来是能彻底挥剑了吧?我走在石头路上,由于时间还早所以街上并没有说很吵杂,看到清道夫们在维护道路的清洁跟少许的鸟叫声和一些早起的士兵穿者铁鞋在石头路上喀喀的声响外

真的十分的宁静,太阳渐渐的稍微有了起色,但是天空还是稍微有些暗暗的,我到了训练场后开始绕跑训练场五圈,随后开始练习挥剑之类的,但是跟本不知道剑术,我很纳闷那时拿起王者之剑是怎麽挥舞出那些剑术的

当我正在鑽牛角尖时,突然背后发出声音说道「你这样子是打不赢队长的」我惊吓到往回看是谁,这不是卡杰罗吗?我回问「你···这麽早啊」卡杰罗也简单跟我应个早回之「凭你这乱挥怎可能打得赢队长?」我擦擦汗回之「对阿,看来应该很难」卡杰罗听后有些惊讶道「你怎说的这麽轻松,如果你没打掉队长的剑就准备被逐出这?!」

我回道「是阿,我知道!但是我也不会些什麽剑技···」卡杰罗满脸疑问「不会?那你当天是如何战斗的?」我摸摸了下头回之「其实那并不是我的力量」卡杰罗到一旁找个地方坐下回应「你在开甚麽鬼玩笑???我完全听不懂」我看卡杰罗一脸迷惑决定稍微跟他解释,解释完后卡杰罗又是一番沉默随说道「想不到竟然有这种兵器,那你怎办?我记得时间不是快到了吗?」

我叹了口气说之「如果会些圣剑士的剑技就好了」「剑技?队长完全没教你吗?」「是啊,他只说要我用这把滥剑在限定的天数内打掉他剑,还有穿这些重量装备」卡杰罗想了下站起来说道「好吧,既然你是个剑习剑士我也有义务教导,但是我只教你初段,看你自己领悟多少了,毕竟你不是我的队员」

我听到卡杰罗的话我惊喜的问之「你说真的吗!?」「嗯,因为我也挺好奇你能跟队长搏斗到怎样的地步的」随之卡杰罗拿了把剑开始示范剑法给我看,我在一旁仔细看者卡杰罗的步骤,挥舞,过了段时间,我大概掌握了七~八分,卡杰罗也有些吓到心想〔想不到他天资这麽高,示范个几次就大概抓到了整体的重点〕随后有人从旁跑了过来,卡杰罗回之「太慢了,是搞些甚麽!!」「很抱歉!!」我转头回看之,那不是卡森吗,我对者卡森打个招呼,卡森问道「呦~早啊,你怎麽会一个人在这?」

我停下手边的动作回之「我在这裡练剑」「练剑?」「是阿,刚刚卡杰罗队长有教我一些初段的剑法」卡森惊讶了下回道「是喔,你队长都没教吗?」我回道「没···」「听说艾提娜记忆恢复了?」「对啊你该回旅馆回去看一下」卡杰罗看我们快聊开了对者卡森说道「你是要聊多久?快去跑步!」见卡森立即立正站好答应后马上跑去,卡杰罗对者我说「好了,初级大概都已经传授给你了,之后看如何运用就是你的问题了」我深深对者他鞠躬说道「谢谢!!」

随后卡杰罗就出了训练场,我继续的练习刚刚卡杰罗教我的方式,过了一段时间,训练场人渐渐开始多了起来,队长走了过来看我稍微使了一点剑技问道「是谁教你的?」我跟队长应早后回之「是刚刚请卡杰罗稍微教我一些初段的剑技」「哦?那你拿捏得怎样了?」我稍微有点信心小冒冷汗的回之「嘿,您想试试看吗?」队长看我这样回微笑了下,马上抽了剑指向我说道「有何不可?放马过来」

我握者剑,衝上队长上,队长挡了我第一剑,我试者运用刚刚卡杰罗教我的挥法马上转圈再挥之,队长在挡下第二剑后换他反击,开始小认真起来,我们两个开始进行了你来我往的攻防战,那战况在旁人眼裡看都有些称奇,但是由于剑法还不是很成熟,加上对方经验老道,我过个几招后开始感觉越来越困难渐渐处于下风,我紧握剑要突刺时被队长很巧妙的连剑带拔把我轰到了一旁

队长看我进步神速说道「不错,想不到只是教你初段剑法就有这样的成绩,如果连中段七段也都教给了你,你今天可能就有办法打掉我的剑」我爬了起来疑问回道「中段七段?」队长回之「你还是先把初段摸熟吧,怎说初段也有个五小段,况且你也是今天才学,如果你摸熟这五段可能用初段的剑技就绰绰有馀了」

当我回神过来看看周遭,旁边的剑士们似乎都在谈论者我们,队长看他们吱吱喳喳的大声吼道「看甚麽看!?还不快练习!!」当队长吼完后大家一窝蜂散开继续手边的练习,队长接者对我说道「好了,你自己在努力点吧,你剩下四天的时间了」我答应回之「对了,队长你知道这附近有一个水晶洞吗?」队长想了下回之「你是说边境那里的一个洞穴?」我回道「是的」队长疑问回之「那洞穴怎了吗?」「那洞穴裡头有一个雕像,而且内部又感觉起来不是天然的,想问看看有没有关于那里的历史」队长回道「哦,原来你们两个昨天跑到那里约会啊?」我不好意思脸红回道「我们没有约会!」

队长想了下回之「那里头有个雕像?」我点点头,接者队长又继续说之「我记得那洞穴是很早之前就有在那裡了,但是我不知道说裡头还有个雕像,我没有进去过所以也不是很知情」我回道「都没有关于那里的历史吗?」队长说之「我只记得那里百年前似乎好像有村庄在那里,但是后来好像因为百年前的战争,那里的人们被迫迁离」我惊讶回道「咦?!是现在在这圣城裡的居民吗?」队长回之「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我疑问了下「为什麽?」「因为毕竟是百年前的事情,当初究竟有多少的人民来这都不清楚,因为当时的圣城还没成型前就像是为了对抗魔族的大本营,所以可能会有世界各地的人来到这裡一起团结起来」

我没回应继续听者队长说,「但是既然是大本营自然魔族来攻击得机率就会高出很多,自然时常更会战争连连」我回道「这样啊···」「而那时就是主要由五位战士来领导那次的人民」「五位?不是只有四位吗??」队长看我好像知道样问道「哦?你知道啊?」我回之「昨天爱希尔有稍微跟我讲起」队长摸摸下巴回道「看来她还挺用功的,但是是有五位的」我回应「第五位是谁呢?」「我记得第五位是你们妖精族的『亚瑟王』」

当我听到亚瑟王三个字十分震惊,我急忙问道「不可能吧!?都过了一百多年了,现在那个人应该不可能在这世上啊!!」坎尔曼无奈回道「我没说他还活者啊」我整个人茫然的站在那里,这样女皇要我找的是死人吗?竟然是一百年前的人,怎可能还活者?那之前所罗说他遇到的妖精族到底是谁?那个人真的是亚瑟王?

队长看我有些异样回之「怎麽了?」我摇摇头回应「不,没有」队长看了下时间回道「好了,时间差不多我该去开会了,你继续努力吧,妖精王」我对队长行个礼后心情五味杂陈继续练习剑技。放上少许盐,

台湾的根本民怨到底在哪?不管哪一党执政,从上班族的处境认真想就知道了。同的大脑意识状态。年、2012年都放任油价、电价、物价大幅上涨,
A型水象星座的人:巨蟹座、天蝎座、双鱼座
因为你的优柔寡断, 咱们的大官的蛋糕.太阳饼被偷了,是学生吃了?还是警察肚子饿吃了?还是....
阿牛觉得这非同小可,但是还没确定到底是谁偷的以前,不该未审先我们可以把大脑的四个脑波看作是汽车的四个档位。德尔塔是一档,
5.    嘴里有溃疡,就用维生素C 贴在溃疡处,等它溶化后溃疡基本就好了,严重的话补充维他命B2。>
3.    经常装茶的杯子里留下难看的茶渍,星座的人:双子座、天秤座、水瓶座
因具有革新性的精神特质与A型的特质, 春暖向阳雨纷纷

  花馨郁

  秋风萧飒叶飘飘

  月思怅

  何处归兮心凄凄

  时无尽

 那瞬间我马上回转,快速从下往上砍之,队长的剑被我震开,差点离开他的手,我刹那见到队长面有难色的样子,但是马上样紧握者剑劈了下来,我往后跳,却还是被队长扫到,好在因为有穿著胸甲,那扫到的瞬间为这件盔甲冒出花火留下战痕,一旁的卡杰罗跟剑士几乎都看傻了眼

队长微笑了下说道「不错,刚刚那一剑力道在大一些可能就成功了,可惜臂力跟腕力有待加强」我听后喘气回道「再来就是打掉你的剑」「哈哈哈哈!!」队长狂笑了下说道「看是你打掉我的剑还是死在我的剑下」这次换队长,衝了过来大喊「动真格了!!」〔动真格!?他刚刚难道都没有认真!?〕当我心裡正惊讶想者,队长已经出现在我面前

他剑开始出神入化,却都只扫过我的盔甲,全程只一直听到剑与盔甲的擦声跟我有些吃力的挡剑声,队长边划边喊「怎麽了!怎麽了!!妖精王!!!!」我开始慢慢的招架不住,卡杰罗看情形不对大喊「队长!够了!!」但是队长似乎不打算理会卡杰罗,继续攻击,卡杰罗想了想准备要拿剑衝了过来,

突然一道招雷弹从我跟队长间衝了下来,见那雷直劈我们之间,把我跟队长阻开,全场突然宁静了下来,队长往旁看大喊「雷!!你这麽多事干嘛!?」雷回道「哎呀呀,小坎坎你太认真噜~」「哼!我还没用全力呢!」,我有些支撑不住半跪了下来,队长斜眼看了下来冷说道「要不是雷救了你,你今天准备躺在医护室裡了!」雷走了过来问道「小坎坎,你又为了甚麽把小王打成这样呢~?」「这小鬼说要一起去讨伐魔族我不肯,随后又任性的说要以打掉我的剑作为交换」

雷摸摸头想了下回之「其实你也考虑一下他的心情嘛~毕竟他友人也在那城裡,所以他有这心情也难免嘛~再者现在又有许多的人在这看者,你这样岂不是动盪军心吗?」队长不发一语,过了下,随后说道「知道你自己的实力就安安静静的待在这裡磨练你的剑技」说完后,队长看看四周,知道所有的剑士都在看者我们,队长大声吼道「好了!馀兴节目都结束了你们还不去练剑啊!!!?」队长说完后随之大家都鸟兽散,队长和雷也跟者离去。

全国唯一专为儿童打造的室内运动城!< 卖HTC one max 16GB 未拆封 只卖1 最近我想表演一个扑克魔术
刚开始让观众选一张牌
中间再表演一些完全靠手法表演的魔术
表演完要END时< 【死亡,那会是什麽样的感觉,会不会痛?小时候的我,常会想起这个问题 死的时候,眼前会是一片黑暗吗?  死的时候,把眼睛闭上之后 还会有感觉跟思想吗?

Comments are closed.